招商加盟热线:

2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困境再加剧青年汽车与莲花工程合作终止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5-12 22:44

  据知情人士透露,青年汽车与莲花工程长达6年的事实上的合作已经终止,莲花汽车科技工程公司(下称莲花工程)方面的技术人员也已经撤离青年莲花。青年莲花方面对于媒体的采访,迟迟未能作出答复。

  但青年汽车一位高层10月25日委婉地证实了传言的真实,“我只能说从法律上的协议来看,青年和莲花工程的合作没有终止。”该人士说。

  青年乘用车依托莲花工程起步,是青年汽车董事局主席庞青年“轿车梦”的基石。初期,青年莲花曾巧妙地利用英国莲花跑车的名气,为其采用莲花工程技术造出的轿车捕获品牌效应。

  狂热地痴迷利用知名品牌造车的庞青年,在莲花工程撤离后将只拥有“莲花”商标的虚名。庞青年曾认为品牌决定造车是否能成功,而技术并不重要。其近年在全球的收购之路也以此为准则,直到遭遇连连失利。

  在这种模式指导下,青年集团在经营上也问题重重,其盈利板块客车业务的收益几乎全部用于海外收购,但仍旧难以填补缺口,收购、扩张资金上的巨大压力导致客车业务的经营也急功近利。

  青年汽车与莲花工程在2006年达成合作协议。实际上,莲花工程并非英国莲花跑车,而是一家并列的公司,是一家提供汽车设计和咨询的公司。在与青年合作之前,莲花工程就曾与国内一些汽车企业合作,进行比如发动机的调校、底盘的调校等方面的业务。

  其与青年汽车的合作,最初以引进车型为主。青年莲花最初引入的就是以莲花工程的工程师为主开发的项目,他们在外形设计、底盘设计、发动机开发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合作。

  按照当时的合作协议,青年汽车将与莲花工程合作,陆续推出8款乘用车,产品涵盖轿跑、家轿、MPV、SUV等诸多车型,排量从1.6L至3.0L不等,而且成立联合汽车研发院,以莲花工程的工程师为主导。

  但此后长达6年的合作里,上述的合作意向没有按计划进行,青年莲花实际上只推出了3款家轿,而且销量极低。其自称为英国莲花血统的产品,价格被定位于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之间,但年销量一直在3万辆以下。

  产品一开始就悬挂了莲花标志,这是庞青年最看重的优势。庞曾下表示,在中国造车有技术没有用,只有品牌才是成功的筹码。这也被业界称为庞氏独特的造车思路。

  这一思路称为与莲花工程的分手的伏笔。“庞青年今年一直热衷于品牌的收购与合作,包括萨、等,时间、资金与精力全花在这上面,对于莲花技术投入极少。”一位知情人士称。

  最初青年汽车还与莲花工程联合成立了联合研发中心,此后发展到拥有300-400人的中外技术专家团队。但相对于一家独立车企来说,这种规模的研发团队几乎更像一个中型的项目组。对此,外方技术人员积怨已久。

  知情人士称,外方技术人员不久前已经撤离青年莲花。对于相关情况,青年莲花公关总监胡铭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对记者称还要向相关部门咨询,但咨询后也未回复。

  而青年汽车集团的一位高层则委婉地证实了与莲花工程实际意义上的分手,他只承认从法律协议上的规定还没有分手,但拒绝对事实上的合作状态发表置评。

  去年,其把青年莲花的销售目标调高至6万辆,希望青年莲花一举突破盈亏平衡线万辆的销量。庞青年心知肚明,销量上不去,轿车业务越往后走将可能拖累越大。

  其在近似于疯狂的收购与合作,也是出于这种担心。青年在收购萨失败后,闪电与萨原母公司合作,通过注资和建立合资公司过总共出资3500万欧元(约2.8亿元人民币);两个月前,青年还斥资1000万欧元成功收购了德国威盛巴士公司原股东持有股份中的74.9%;青年在收购萨中已经投入颇多,包括直接购买萨产品、支付工人工资、过桥款和购买凤凰平台,总计超过1亿欧元。

  外界开始担心青年汽车的资金链。青年集团的一位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尼奥普兰客车很赚钱,每年可以为集团纯赚7个亿左右。”权威数据显示,在单价130万元以上的客车市场中,青年尼奥普兰客车占有绝对优势,去年其销量接近5000辆。

  但是,由于庞青年在收购与合作业务上的投入过于急切,资金需求非常大,导致其对于客车业务也很急切,在经营上不断暴露出弊病,营销一度带入急功近利的危险地带。

  10月16日广州中院审理的一桩受贿案,牵出了浙年汽车在客车销售过程中的违法手段。据广州检察机关指控,青年汽车为了能在广州市BRT车辆招投标中获得优势,由副总裁郑健出面对关键人物广州市二汽公司技术部原经理庾立新行贿,最后中标。青年汽车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上述事件拒绝发表评论。

  事实上,在官员落马后的审查中,青年汽车被牵出行贿之举的不止该案。2007年期间,时任第16届广州亚运会亚组委运动会服务部部长的唐儒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就被检察机关指控收受了青年汽车的。

  内忧外患的青年汽车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资金窘境让其不得不通过拓展新项目融资。在乘用车业务上,其除了金华基地,还建成了包括杭州下沙、萧山,济南、泰安,贵州安顺等五大基地。2010年甚至把青年集团的整体产能预计增加到100万辆,但当年的销量只有不到3万辆,为预计产能的3%。

  近期除了宁夏石嘴山市的重卡项目最初曾预计的总投入297亿元,需要陆续投入外,据济南当地媒体报道,今年9月青年汽车与济南高新区签署了总投资66亿元的项目协议,计划在当地建设客车生产线。

  青年在资金需求上的挑战已经很明显。经过过去几年多次的海外收购和国内疯狂扩张后,庞青年曾黯然表示,如果业务只集中做商务车,还是有一些盈利的。

  莲花工程方面的撤离,几乎抽空了青年莲花本来就不强的研发实力,青年莲花产品线可能中断。庞青年的“轿车梦”只能依托其5亿元人民币买回来的凤凰平台非排他使用权,这也是其迅速联姻的原因。

  很显然,与的联合,庞青年又走得很匆忙。无论是青年集团还是庞青年,对于如何规划凤凰平台以及发展仍是一团迷雾,不愿详谈。青年和确定了共同出资成立“荷兰凤凰股份公司”,共同开发一系列基于萨凤凰平台技术的新车型,并将在和中国生产销售。但庞青年的造车理念中最重要凤凰平台车型使用什么品牌,却迟迟未能落定。